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际新闻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11月22日文章,原题:与人群中的大块头——中国相处5年前的2014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总在澳大利亚联邦议会发表演讲。笔者听他概述中国将如何实现繁荣和安全的梦想,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其中一段话:“(前文为‘中国如何发展?中国发展起来了将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关于这两个问题,国际社会众说纷纭’——编者注)有的对中国充分肯定,有的对中国充满信心,有的对中国忧心忡忡,有的则总是看不惯中国。我想,这也正常,中国是一个拥有13亿多人口的大国,是人群中的大块头。其他人肯定要看看大块头要怎么走、怎么动,会不会撞到自己,会不会堵了自己的路,会不会占了自己的地盘。”

  当时,笔者认为这些话表明,中国承认不确定如何运用其新的力量。5年过去了,我认识到,自己当初误以为的踌躇不决,实际上是在蔚婉地提醒澳大利亚和世界其他国家:不要低估中国的自信。

  今天的中国更加全球化、更强大、更愿意展示自己的力量,对外界批评也更为敏感,而数百年来的那种勤劳和活力依然丝毫未变。

  这个大块头让人感受到他的存在,有时令我们心生钦佩,比如在全球经济、科学技术领域,有时又令我们感到不安。

  今年,澳大利亚亚洲协会的“颠覆性.亚洲”项目倾力于我们应如何界定与中国的关系。学者和证策专家提出了必须正视的三大要素,即能力、连贯和社群(联系)。

  首先,为了有效地与中国打交道,我们必须更努力地去了解中国。根据麦考瑞大学前中国研究中心负责人的说法,澳中两国关系正常化50年以来,只有130名非华裔澳大利亚人能讲流利的汉语。

  我们也要更努力地深化个人和职业人士的联系。有一种观点认为,与中国科研合作是出卖灵魂的“浮士德式交易”。事实恰恰相反,澳大利亚从(合作)中获益并不亚于中国。凡是减少与中国精英联系的做法,也会切断了解其思维的关键渠道。

  其次,我们对中国的态度需要更加连贯统一。对于安全与繁荣孰先孰后的讨论如火如荼。其实,我们要有自信,相信我们能把两者都处理好,与中国保持一种稳健的关系。

  最后,我们有必要与地区周边国家及来自非英美或欧洲背景的澳大利亚人加深联系。如果我们要制定和检验维持该地区和平与繁荣的规则,就必须与我们的邻国加强协作。

  在国内,一个包容的、文化多元的、代表我们社会构成的领导群体能够以成熟的方式应对中国的影响,同时也有能力应对威慑。我们迫切需要纠正包括华裔在内的非欧洲裔澳大利亚人在我们国家机构领导层中代表性.严重不足的问题。

  与中国相处并不容易。但是,随着中国的实力和影响力继续增长,一个由证府、企业、教育机构和社会各界共同制定的长期证策,将能够保护澳大利亚的利益,保持——甚至可能扩大——通过接触所收获的实惠。(作者菲利普·伊万诺夫,乔恒译)

您可能还喜欢的
最新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