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家庭情感

  导读:被日的站不起来了,宝贝这样日舒不舒服朵朵,浊白浓浆从大腿根流。操场后面有一片小树林,板栗树居多,掉下来的果实跟刺猬一样干燥尖锐。我有时候会站在树林里发一会呆,看见你和她靠在树边说悄悄话。

  “你好傻!”她笑着对你说。

  她的皮肤又白又光滑,夏天摸起来的感觉凉凉的,像泉水,泉水像她的眼睛。

  上课的铃声响起了,你们跑回教室,到一半不想跑了。

  “你先回去,我跑不动了。”细细的汗珠已经渗出,她撒娇似的站在原地不动了。

  “烦耶…”本来跑在前面的你又折回来,推着她慢慢往回走。

  “我看见你写的作文了!”女孩又想起个有趣的事来。“不知道是谁把你的语文卷子传到我们班来了,我一看字迹就知道是你的卷子。要求写’全新的自己’,你写两条蚯蚓的事干吗?”女孩已经忍不住笑起来了。

  “因为蚯蚓会变身呀!”你神气的说。“蚯蚓断成两截后,每一部分都会再长成一条新的蚯蚓,这不就是全新的自己吗?”

  如果碎了一地,还能再粘合起来吗?

  第一次吻她的秀发,直到第一次醉酒的时候才能回忆起来。“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她捧起你的脸,眼里有泪光。

  已经知道结局的我,只想搭着你的肩膀离去。

  你说好。

  好也许就是不好,就像你说再见就是再也不见。

  太阳下山的时候我给你发了最后一条短信,我说太阳好圆好大好红呀,你能看到吗?

  2

  火车过长江的时候我开始准备下车,车门处的一个女孩身体不适吐了出来。

  我递过一张纸巾,她感激的说了一声谢谢。

  城市到处都在平地起高楼,道路在一阵雨后变得讨厌的泥泞。焦躁的汽车笛声和胡乱穿梭的人群只想让人躺在宾馆睡觉。

  真奇怪,我竟来到这个不认识任何人的陌生城市。我有一次夜里独自在漆黑的小路上走路,对面隐约也走来一个人,我能感觉到大家都在努力的看清对方。

  她说,过节又有什么意思呢?昨天我一个人下班回家,买了两瓶啤酒一包中华烟,到晚上就自己一个人过节。饭也没吃,不想吃,喝了一瓶啤酒就晕了,一边抽了几根烟。还有一瓶放冰箱了。说着说着她自己都笑了起来。

  我没说要不我去陪你喝两杯,我知道她想让我这么说。

  你躺在我身边,身子有点瑟瑟发抖,突然来袭的一团冷空气让气温一夜骤降十度。

  给我暖暖脚。

  听说北方已经开始下雪了。

  你又笑嘻嘻地敲开了门,与刚才甩门而去的你简直判若两人。

  我们还是在一起吧?

  我摇了摇头,这次你真的走了。第二天回来的时候发现门口有你留下的便当,是你亲手做的吧。

  我常常会回到那片小树林,有时候会蹲下来在一堆枯叶中翻找未被发现的板栗。有人说一件小事可以改变很多,水旜来你都不信。

  这是他对我说的,我信了。还是那次走夜路,我还碰到一个醉酒的人,或许还是个乞丐,他跌跌撞撞的向我走来。我朝他大声“嗬”了一声就赶紧跑了,黑暗中我很害怕。

  小旅馆的墙壁到处都是斑驳,床褥也有些霉湿的味道,我和衣而睡,只希望第二天快点到来。

  3

  我想我已经完全放下了,可以开始很轻松的和别的女孩子谈笑。

  你长得真好看,她说。

  我不置可否,半个小时以后应该就可以跟她上床。

  她穿了一件灰色风衣,脸色有些苍白,唇上是胡萝卜色的口红,从地铁出来的时候裹紧了身子。

  “我带你听相声去吧。”

  剧场效果似乎还不错,但我已记不清任何一个包袱。之后又吃了晚饭看了场电影。

  到了她住的楼栋,楼梯间的灯不亮。

  “唿!”

  她竟然用她特定频率的啸叫重新唤醒了那个老旧的昏暗白炽灯。

  她的房间摆满了东西,根本没地方坐,我只好坐在阳台的藤椅上抽烟。

  ”合租的那个宅男真的很奇怪,几乎没见过他出门。“你说。

  我知道,那个时候你仅仅是对我略有些好感而已。你总是不经意的提起前任。

  我也并不爱你。

  地铁里惯常来乞讨的老人终于颤颤巍巍的走到了我们跟前。我把身上的毛票钢镚全部搜出来给了老人。

  你哈哈大笑,很莫名的笑点。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

  有天夜里我独自一人喝掉了整瓶威士忌,在厨房抽了很多烟。我才发现自己很可笑,人并不能控制自己的情感,特别是你自以为老谋深算的时候。

  房间的墙壁上贴了很多便利条,写满了我的想法,最终没有一个实现。你像参观博物馆一样每一个都仔细读了。

  有时候人在走着,却像是化成了一滩粘稠的液体在缓缓流动。

  告别一个工作,告别一个城,才能告别一个人。

  4

  “我很容易动感情的。”

  你倚?诿趴诳醋盼遥室庥靡恢智崴傻目谄汾实粽饩浠氨纠吹囊庖濉?

您可能还喜欢的
最新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