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家庭情感

  导读:男主高冷学霸带肉|哥太长了太大了撑坏了的辣。舅妈给我介绍对象,说实在的我不想见,原因是我刚和杜鹃离婚几个月,脑子里还有很多杜鹃的影子。我不愿心里想着前任去和现任相处,如果我真这样做,人在曹营心在汉,既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也是对现任的不负责任。

  于是我就推辞了这门亲事。母亲听说我拒绝了舅妈介绍的女孩,非常生气。

  于是在我下班后,父母把我摁倒沙发上,开始给我上课。

  “你还知道你为什么和杜鹃离婚吗?”母亲咄咄逼人。

  “知道”我无奈地回答。

  “知道就好,就是因为杜鹃不能给老李家传宗接代才离的婚。现在这个女孩,我听你舅妈讲过,要模样有模样,要工作有工作,要家庭有家庭,并且还怀过孕,只是为了离婚才流产的,这说明她能生孩子呀!不说别的,这一点就比杜鹃强!

  听说年龄比你还小一岁,一切和你都这么般配,你怎么能拒绝不见呢?”

  “我忘不了杜鹃,我不愿心里想着杜鹃,表面上再去和别的女孩相处,我觉得对这个女孩不公平,不道德!”

  “公平值多少钱?道德能给你传宗接代?拉倒吧,还弄那虚假的一套有什么用?生孩子过日子才是正道!听我的,先见见这个女孩再说!”母亲开始了发号施令。

  “我不想去!”我闷闷不乐地回答母亲。

  “你不去?你想逼死我吗?我是快六十岁的人了,到现在也没见到孙子,你想让我闭眼之前也抱不到孙子吗?”我的母亲说着说着老泪纵横哭了起来。

  “听你妈的,必须去见!你想当一辈子不孝子吗?!”父亲也开始吼我。

  我就是像我妈说的一样心肠软,别人给我来硬的我不怕,我最怕的就是看不得别人哭。

  我看母亲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心又软了。急忙对母亲说:妈,别哭了。我去还不成吗?”

  第二天下班后,我来到了离我家不远的一个公园。在约定的地点,我看到舅妈旁边站着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身材高挑气质优雅,不知道的还真看不出她是有过婚史的女人。

  我把电瓶车放好,有点手足无措地喊了一声舅妈,又对女孩点点头。

  “小雅,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李子昂,在农林局上班。”

  “你好!”女孩微笑着看看我。

  “李子昂,这是朱小雅,在工商局上班”

  “你好!”我看对面的女孩还有点娇羞。

  “你们现在也算认识了,我还有事,就撤了。你们继续聊。”舅妈说完转身走了。

  “我们到前面走走吧!”为了打破尴尬的局面,我提议走走。

  “嗯,好吧。”女孩说完就和我一前一后走着。

  夏日的午后公园里人还是很多的,有遛弯的大爷大妈,有带孙子玩耍的爷爷奶奶,有恋爱的男女,也有下班后不愿回家的男人和女人。

  我和朱小雅沉默着一前一后走了一段距离,我感觉我是男人,应该主动一些。毕竟朱小雅也不是我讨厌的女孩。

  “要不咱们找个咖啡馆坐坐吧?”我担心在公园里的走着会遇到熟人,我还不想让杜鹃知道我又找对象了。

  “好”朱小雅还算是比较温柔的女孩。

  “你在这等我,我把电瓶车骑过来。”

  “嗯”

  我快速向我的电瓶车跑去,骑了电瓶车,我让朱小雅坐到后座上,只是第一次见面,朱小雅还比较矜持,她的身体和我的身体拉开了一小段距离。

  看着朱小雅坐到后座上,我又想起了杜鹃,想起我们一起在上海做兼职,每次去辅导班都是我在前面骑车她坐在在后面搂着我的腰,我们有说有笑有唱有吼,那时多幸福呀,想到这些我的眼里禁不住有点潮湿,可惜一切都物是人非,我的车后座再也不是杜鹃……

  “别走了,这边就有一个咖啡馆。”我正沉浸在悲伤的回忆中,朱小雅突然拍了拍我的后背。

  我急忙来个急刹车,朱小雅的身体由于惯性.向前撞上了我的后背,我能感觉到她急速下车了。

  顺着朱小雅手指的方向,我看到在公路的右边有一所装修非常考究的“淑馨”咖啡屋。

  于是我把电瓶车停在了咖啡屋的门前,就和朱小雅走进了进去。

  “两位下午好!请跟我来。”刚进门一位穿着紫红色短衣短裙的女孩微笑着引导我们向里走。

  咖啡屋里的环境还不错,优雅缓慢的轻音乐在空中氤氲萦绕,黄色的灯光撒向屋里的角角落落,给人一种温暖温馨的感觉。

  女孩把我们领到了一个靠窗的桌子边,问我们是否愿意坐在那里。我和朱小雅同时点点头。

  我点了一杯南山,朱小雅点了一杯卡布基诺。由于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所以我们只是聊聊各自的工作和爱好,一切话题都游离在爱情之外。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突然又想到杜鹃,我和杜鹃从相识、相知到后来的相恋、结婚,我们居然没有去过一次咖啡屋。最奢侈就是去沃尔玛美食城吃了一顿烤肉,喝了一些饮料,花了一百多元。我感觉自己亏欠杜鹃太多太多……

您可能还喜欢的
最新信息
返回顶部